岭南学院  |  EMBA学位班  |  MBA学位班
 
   作育英才  |  服务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秀校友  >  内容正文

  EDP同学会佛山分会会长吴启超:这辈子见谁都不用绕道走  
发布日期:2013-10-9   访问次数:2510

      他野心勃勃,在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潜心“逆行”,三年里花了4000多万搞科技研发,跟美国、瑞典、俄罗斯、日本等“鬼佬”抢生意,在中国科技技术应用“酒香还怕巷子深”、汽车内饰市场被外资垄断的现实下,也就吴启超能陪他们玩。

      即使老外们对吴启超冷嘲热讽,咬牙切齿,也无法磨灭他的热情。

下海: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中国人缺乏对整个民族的自信”

      1989年在深圳大学毕业的吴启超经历了“六四运动”的政治风波,在独立思想解放、只认真理不计利害的“个人主义”爆发的特殊时期,受深圳大学发散性教育方式和“自立、自律、自强、脚踏实地”校训熏陶的吴启超成为了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时代产儿。

      吴启超很反叛,在外企做高层的,再牛逼的他也不当回事——“书读得多,却跑去给外国人服务,中国人喜欢把自己归在一个小圈子里进行类比,却很少和外国比,缺乏对整个民族的自信。”他不满于整个世界都以西方物质文明为最高指标。1995年,他毫无悬念地下海创业了,经过管理、市场开拓和科技创新,盘活了一家破产的国企,从中吸收到经验后,他开始把目光投入新材料生产。这是一个慢慢消耗血汗的市场,得不断投入,开发产品,组织生产、宣传营销,大小事都必须亲力亲为,利润却非常微薄。许多做实业的企业家最大的兴趣已经转到资本经营了,“用钱生钱”显然比实业来得轻松愉快。吴启超身上的具备客家人的耐力和爆发力,使得他在各个阶层都竞相赶超资本赌博和虚拟经济的游戏时,保持了自身的清醒——孤注一掷是全部的想法。

      吴启超说,中国的科技家很厉害,只是缺乏“走出去”的机会,不管中国市场成本有多高,只要不高过日本高过德国,我就有机会。在商业社会,没有国界,只有实力,老外其实没什么可怕的。说做就做,2000年,主打高端家居装饰材料的天安塑料诞生了,他试图接续上断裂的东方传统,找回东方人的魂。

转型:别人疯狂我冷静,别人冷静我疯狂

因为在这个行业里,只有一个中国人。

      2009年金融危机余波未平,很多企业以为春天来了,迫不及待地建厂房、扩产能,天安塑料也迎来了最赚钱的一年,成为高档家居装饰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除了万科、恒大、保利、中海、碧桂园等一线房企,还和欧派橱柜、索菲亚衣柜、尚品宅配等国内知名家居品牌建立了长期合作的关系。此时吴启超又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从家居装饰向汽车内饰转型。转型升级对于企业家来说是一场身心的煎熬——持续地投入巨大的研发资金、市场开发成本,成不成功却是个未知数。召开股东大会时,股东们全票通过了这个决定,这种信任是对吴启超个人的一种肯定,他做好了脱一层皮的准备。

      吴启超将转型升级定义为瞄准世界上最先进的制造业,在高分子聚合物领域,汽车内饰材料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就是一个很难触及的行业。这种尴尬现象使得整车厂也非常期盼能有一个破局者出现。要打破这个行业垄断,实际上是非常难的。3年的时间吴启超只做了一件事情:打破壁垒。首当其冲就是技术壁垒,天安塑料进入汽车材料领域,就必须按照国外企业定下的标准来做。为了从外资培植的技术沃土中吸取营养,他多次飞往日本美国调查研究、聘请顾问,那两年的飞机票累积成了一座小山。在佛山市政府的牵引下,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所等几个材料领域的权威机构根据天安研究机构提出的技术需求,组织团队一起合作攻关,把研究思路、高端研发仪器和理论基础与天安想要的产品技术对接起来。三方合作让天安痛快地越过了这道坎。在天安第一次展出产品时,许多汽车专家和高管的第一反应都是惊讶和激动。他们都很欢迎我们这种新生力量,并且天安提供的服务是老外没有的。”

      当然,解决技术问题并不代表天安就能获得订单。竞争是非常残酷的,吴启超已经数不清在品牌商那坐了多少次冷板凳了,最初根本没有人相信中国能做出这样的技术。印象深刻的是一家长期进口加拿大产品的安徽汽车厂,利益链条已经十分牢固,吴启超和营销副总在厂房外面咬着牙吹了三个小时的北风,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也许他们永远也没有办法进去。在中国没有相关产品验证机构的情况下,天安的产品只能在外国进行验证。光是第一个验证,就花了100多万,历经2年之久。其中的付出和艰辛非常人所能体会,更别提竞争对手见缝插针,散布的各种谣言和诽谤了。记得当时一家瑞典的竞争对手来天安工厂参观,其代表人全程都在冷笑,指出了产品的缺陷,并预言天安的产品根本不可能盈利。他对中国企业的蔑视越发激发了吴启超的斗志。事实证明,天安最终赢得了市场。再次会面的时候,天安的产品已经从一开始的一两款研发出了四十多款,当瑞典代表主动提出委托天安进行OEM业务合作时,吴启超果断地回绝了:“你已经失去了机会,我的品牌已经打造出来了。”

功克了重重难关,天安终于接到了第一个合资品牌订单——东风日产天籁,2013318日成功进入市场,改写了在售合资品牌车型无国产内饰材料的历史。三年磨一剑,如今的天安已经成为美国五百强企业Johnson Orcal企业、日本知名汽车内饰企业冈本的供应商,Johnson Orcal不仅是一线自主品牌的一级供应商,同时也掌控着许多美国汽车品牌的采购权。2014年的订单中还有8款至10款日系和法系新车型的供货。在整体经济形势不大乐观的情况下,天安的年增长率达到了30-40%

      以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成为汽车、船舶内饰材料唯一的中国民营企业天安,要正在走向金融、科技、产业的融合创新的大道上,积蓄已久的产能等待着空前的大释放。2013年这大半年,吴启超每个月有大半个月的时间都在安徽,预计项目投资将达到8个亿,他还将继续在这个行业给市场份额固化的老外们制造恐惧,因为在这个行业里,只有一个中国人。

笑谈: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秘书说:与人为善,他身上找不出一件损人利己的事情。

      2012年,吴启超被评选为 “(第九届)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新经济,先锋的力量此前已有美的集团何享健、腾讯马化腾、招商银行马蔚华、万科王石、网易丁磊、玖龙纸业张茵等著名企业家入选。他作为新经济的开拓者和领导者,弘扬了在探索转型升级中生生不息的新粤商精神

      在创业初期,吴启超经历过被骗、投资失败、企业亏损、股东撤股、同行诽谤种种坎坷, 2001年一场莫须有的官非更令他陷入漩涡当中,二十几年的经商对他的人生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成人达己是吴启超所领悟到的人生信仰。他从不偷税漏税,损人利己,恶意竞争。天安的人力资源成本一直高于行业水平的20%,每一个中高层管理者都拥有股份,来自五湖四海,并跟随天安多年。他的话语很朴实:我出生在普通的老百姓家庭,父母能够让我读完大学已经很不错了,机会来临的时候你要珍惜,更要感恩和回报。

      他有一个夙愿:当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做到一百个亿的市值时,去开一个管理学院,把毕生积累的商场实战经验传承下去,在岭南学院的课堂上,他总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荣誉班长”、“论坛坛主”,对历史故事、经典段子出口成章,有着惊人的理解力和记忆力。大部分人都领略不到他那些出其不意的想法。予他三尺讲堂,他能滔滔不绝地把一个力行者的思想资源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就像站在两千多年前的雅典市集,关于星空和真理的争吵像菜市场一样自由。现在的他,“忙碌”是常态。至少还要再等五年,他笑着说。

后记:在吴启超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精英应有的态度。当尘埃落定,胜过一切的是一个中国人自强不息的故事,一个希望不死,斗志永存的励志故事。他不仅挑战了外国人,也触动了我们中国人心灵深处的家国情怀。

 

首页     |     中山大学     |     岭南学院     |     联系我们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7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所有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黄铭衍堂102室 
商学院国际顶级认证:   
岭南学院MBA、EMBA通过AMBA国际认证 岭南学院通过EQUIS认证 岭南学院获得AACSB国际认证